落叶再满长安时,愿听松声洛阳阙。

© 封将
Powered by LOFTER

曾万里只携孤剑去,白头却只识南山路。


第一次知道苏沐秋,是不知听了谁安利的伞修,对于可以压住叶修得人甚是好奇,没想到自百度之后便开始了漫漫恋爱之路。

每次深夜在被窝里狂补全职,几乎囫囵吞枣般翻过一章又一章,心心念念盼望着能见到关于那个少年的哪怕只是只言片语。

入圈以来第一篇文章为他而写,小心翼翼地用拙劣的文笔勾画出梦中他的模样,笑意晏晏。

改掉了用了好久好久的名字,在昵称上缓缓打下的美好祈愿。

苏长安。

一世长安。


只为了那个,无可救药的爱上的,名为苏沐秋的少年。

从一开始就被吸引了全部注意,即使别人再优秀再出色,也没有入过心里。虽然说是伞修不逆不拆,其实心底还是苏all占了大多数。下定了决心从今往后不磨其他皮,拒绝安利拒绝出坑,只想守着和这个少年的小天地,再不分开。

尽管为此淡忘了曾经那么喜爱的盗笔,也不后悔。爱情是不分先来后到的。

心给他,爱给他。



他于我是那么重要,无可替代。

他的名字,维持心跳。


秋雨过后郁郁葱葱的木林。

苏沐秋。

评论
热度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