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叶再满长安时,愿听松声洛阳阙。

© 封将
Powered by LOFTER

“我年轻的时候,也有喜欢过一个人。”

“喜欢到想把全世界最好的都给他,
喜欢到连他身上的缺点,在我眼里都会发光,
喜欢到恨不得把他揉刻进我身体里、心里,永不分开。”

“一首歌,一条马路,一部电影,一个地址。就是在无数个细小的微不足道的一瞬间里,我的脑海里世界里都是他。”

“想和他一起旅游,一起走曾经走过的路,带他回到家乡,在衣角微扬的风中给他讲过去的事。
然后告诉他,‘我希望以后能回想起的每个点滴,都有你。’”

“想和他一起坐摩天轮,当夕阳透过玻璃窗把他的发色染得金黄,在最高处与他交换一个深吻。”

“想和他穿着情侣服去看电影,最后一排的位置。什么影片不重要,只要有他在旁边就很好。在最末尾灯光亮起的刹那,执起他的手嘴唇轻触无名指上的戒指,看他弯起眉眼如暖阳般的笑容。”

“我有一千一万个关于他的设想和早已规划好的,有他的未来。”




“后来呢?那个人是妈妈吗?”

“后来啊,我们各奔东西,娶妻生子,再也没有相遇。”把烟头捻灭在烟灰缸里,拍了拍手抱起儿子,喂了颗大白兔止住他的追根究底。

“一个故事而已。我们去看爷爷,让他给你做好吃的。”

——

有病系列。(给小孩子讲这种故事真的好吗。

@奕茗 爹,我带你孙子来看你了(bushi

评论 ( 2 )
热度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