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叶再满长安时,愿听松声洛阳阙。

© 封将
Powered by LOFTER

【2015夏至衍生】伸出手触碰到的温热。

我生儿真棒√

杪芜:

>>> >>> >>>
窗外是灿烂的白日,夏至浓郁的气息渲染了这里的一切。

他缓缓闭上眼睛。

>>> >>>

——什么是喜欢一个人?
——喜欢一个人就是……他发光啊。


叶修在他十五岁的夏至里,第一次懂得什么是喜欢。



那一天是夏至,白日异常的漫长,平日里已夜幕低垂的时间里竟才夕阳斜挂。



当他放下耳机,习惯性的向右偏头时,那一声「沐秋」却硬生生梗在了喉咙里。



他愣愣的看着那个人坐在电脑桌前的身影。那个人的轮廓被夕阳昏暗的余晖渲染出模糊的光晕,眼里的专注和嘴角边噙着的一抹淡淡笑容,衬的那个人恍若神诋。



叶修微微有些恍惚。



你有没有过这种感觉?



没有外界的任何干扰,窗外的蝉鸣狭小的空间简陋的衣着你都无法在意,你的眼里只有那个少年青涩姣好的面庞。就像温暖午后的和煦日光透过树影斑驳照射下来,这个叫苏沐秋的少年周围散布着耀眼的光芒,极端夺目且温暖逼人。心中有什么异样的情愫宛若火焰燃烧般的悄然滋长,似乎可以焚烧所有。你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



你喜欢上他了啊。



就在这一刻。



>>> >>> >>>

他将手背轻轻掩在眼角之上。


>>> >>>




关于夏至的所以旖旎幻想破灭的那一天,是叶修十八岁的夏至。那一次的夏至依旧是白日异常漫长。漫长到他无法支持下去。



熟悉的少年嘴角上总噙着的一抹温柔笑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刺眼的艳丽血痕。平日里弯弯的眉眼也全部敛去。紧闭的双眼镶嵌在没有半分血色的苍白脸庞上。医院里刺鼻的消毒水味和红艳闪烁着光的“手术中”三个大字,犹如一把锋利的匕首,悬挂在叶修用所有精神绷紧的一根弦上,随时准备着落下去。



然后,弦断了。



医生满含歉意的安慰话语和身旁苏沐橙痛苦的哭泣声已渐渐离他远去,身体不由自主的狠狠跌落在冰凉的地板上。



心像是被剜了一刀,血肉生生撕裂的痛楚让他眼圈发红,如此真实的,那个人的离去。



那人的温柔笑语还萦绕在耳边,那人落在额上的轻吻还留有余温,出门前还特意体贴的帮他掖好了被角,他们一起说好的约定好的啊,两个人的未来。




他把头埋在臂弯之间,朦朦胧胧恍恍惚惚间,忆起了当初自己是以怎样的决然似是将自己的一生连同这只手掌一起交到那人的掌心。他颤抖着伸出手,却只抓到指缝间空虚的冰凉。



怎么会有这样一个人,拉你进了沼泽中,却又半路松了手。



你看啊,这个人,明明那么温柔,却让我这么难过。



死亡是能够轻描淡写夺走所有约定的东西。



看似轻描淡写,实则撕心裂肺。



>>> >>> >>>



他第千百次伸出手,指尖划过虚无的空气,合上眼帘,眼中那一抹了然的悲哀还未曾全部消散,手心突然触到一片熟悉的温热。



他不可置信般的睁开眼。上方的清秀少年缓缓拉开嘴角,笑容青涩却温暖逼人。



似曾相识,仿若初见。


[删除线]THE END.[/删除线]

NEVER THE END

.

评论
热度 ( 17 )
  1. 封将杪芜 转载了此文字
    我生儿真棒√